陆景明

一个破玩儿手机的,全职/龙族/魔道
我也想成为袁隆平

【全职/多cp】《君何处》——负.乱世四

我他妈……终于……
喻黄感情线出来了!!!喜极而泣!可以名正言顺地打cp的tag了!
阅读tips:
①tag是君何处,欢迎翻阅前文!【阅读量不一样会让我强迫症发作
②负数表示前传,小数表示ova【或插叙】
③您的支持【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君】都可以成为我二更的动力
④新手写文请多指教
⑤设定是边写边设,大概低魔,不止低魔
⑥主喻黄双花,副cp可以自行挖掘

————————————————
(八)
  王杰希方士谦黄少天三人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许博远是什么人?黄少天的家臣,蓝雨的小名,竟在见到这人的时候恭恭敬敬地称呼那人为“少主”?
  王杰希因为是微草的下一任接班人,他无权干预别人家的事。而最该管这事儿的黄少天,早已惊得说不出话来。打破沉默的,是王杰希落后半步所站着的人,方士谦。
  “你……是蓝雨的什么人?”方士谦十分疑惑的说着,“蓝雨的少宗主是黄少天,宗主是魏琛……那你……”
  “我是蓝雨的少主。”那人轻笑着说道。
  “没理由啊……”王杰希沉吟着。
  “我是蓝雨的少主。”那个人又重复了一遍。
  许博远看着这场面有些尴尬,他急急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展开给众人读。
  “老夫现已授予许博远一个能违抗少宗主命令的权力,就是关于这封信的事情由少宗主问起,他有权不回答,并立此人为黄少天的家臣。然后此处省略四百字,”许博远清了清嗓子,继续念,“老夫在外城收了一个义子,名为喻文州,他练的是术门,你们回城之时会遇到他,他长什么样子——老夫措辞不好,说不清,反正长得人畜无害,人模狗样那就是他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魏宗主太幽默了!”方士谦忍不住笑了。
  “哪能啊,他是没上过学,”黄少天非常鄙夷地看了方士谦一眼,“许博远你继续。”
  “然后信里面夹了一张纸,”许博远拿出另一张纸,抖了抖然后展开,“说是画给你的画像,还让我照着这张画认人。”
  黄少天和方士谦同时爆笑,王杰希也是收敛不住自身的涵养,捂着嘴吃吃地笑了起来,而画像的原型——喻文州,脸上的表情也是精彩无比。
  “不,不是,许博远你也太能了,这么一张画像你居然能认得出人来?等等?义子?”黄少天抓住了信件中的关键词。
  “也就是说,按照你们蓝雨的继承制度,有亲,则亲接任,优辅助,无亲则优接任【注明:就是儿子义子一类的接任宗主之位,宗门中最优秀的作为辅助,没有的话,则最优秀的接任,措辞不好请多指教】。但是,在此之前我们都不知道魏宗主有一个义子,魏宗主也有意相瞒,所以本应当作为下一任宗主的是黄少天,但是现在多出来一个喻文州。黄少天,我记得你是被收回族里抚养的吧,并不是原姓人。”王杰希很快的就做出了分析。
  “是这样的没错。但是这丫的也不是原姓人啊。虽然说我对这个位置没啥念想,但是突然出现那么个龟孙子我也是始料不及。”黄少天忿忿不平,也就忍不住给喻文州加了个蔑称。
  “可我是义子。”喻文州 完全无视了黄少天的蔑视。
  “哟,你们都在呢,”一个声音在树上响起,众人警惕的望向那处,“是不是都打算明天再进城啊。”
  “黄金盗贼,方锐是吧,”一个女子的声音朗朗而起,“斯文流氓林敬言呢。”
  “云秀,我在。”一开始那个声音的方向又出来一个人。
  “怎怎怎么那么多人都在啊是来挑事的还是找茬的?”黄少天这边已经被喻文州放出来了,看到突然出现的三人,忍不住放了个嘴炮。
  “我们呐!”“是来救城的!”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少女从楚云秀身后的树林走了出来。
  “能救吗?”喻文州饶有兴趣的眯了眯眼睛。
  “估计是救不了。”王杰希接过了喻文州的话茬。 “那为什么不现在进去?”方锐问了一句。
  “天机不可泄露。”
  (九)
  渺渺乐声突然响起,地面暗光闪烁,几束光拔地而起交织成一个囚笼,喻文州竟开了一个六星光牢把众人围了起来,却独自一人坐在阵外。
  “我靠你个喻文州有本事开光牢就有本事给我进来。”黄少天一脸不爽的在牢内嚷嚷着。
  “现在确实不是归城的时辰,”喻文州道,“请各位不要太惊讶,我不会做什么事的。”
  “我估计他只是为了不让某人逃跑进城罢了。”王杰希见缝插针说了一句。
  “你怎么就不担心他自己进城!”黄少天反击。
  “可能是因为他没这个速度。”楚云秀说了一句。
  “真不愧是消息灵通的楚少帮主,我这么点小缺陷也就只有你知道。”喻文州揶揄道。
  “云秀姐你怎么这么说啊?”黄少天好奇道。
  “我的双腿,是义肢,”喻文州云淡风轻地撩起裤腿展示给众人看,“放心了吧?”
  众人内心:放心了我们睡了吧。
  ……
   (十)
  第二天,天才微微亮,黄少天便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抬眼看到一个身影坐在离阵五六米远的地方,孤独地吹奏着哀歌。
  其实昨天大家都很疲惫,拌几句嘴就浅浅的睡去了,黄少天也就只看清知己知彼的人的模样,喻文州在他心目中的样子只有那张画。
  他蹑手蹑脚地靠近了喻文州,那人半阖着眼睛,细细密密的眼睫毛遮住了那人眼里包裹着的情绪,长长的额发随风飘起又缓缓落下,在额发的衬托下,显得那人脸瘦削了些。喻文州的头发生来蹊跷,到了发尾处竟是从黑自然过渡到白。那人蓄长了头发,并用一根紫罗兰色的发带轻巧地束住,那人身上的衣服与发带同色,是一件长袍,如果不是因为裤子塌下的地方似乎细了许,他可能会认为面前人就是一个四肢正常的人。
  黄少天看他毫无反应,轻轻地抽出冰雨,叩响了剑身。虽然黄少天修习的是剑门,但术门的音律他也有所研究,更是有事没事就用冰雨玩儿音阶。
  一曲奏罢,喻文州拾起眼帘,看向了黄少天,黄少天手上的剑在黎明的光亮中闪烁着蓝光,空气因为这一些蓝光的衬托竟是显得有些冰凉,喻文州不由得裹紧了身上的袍子,然后慢慢站起,身体因为他的步履不稳,失去了平衡,黄少天见状,伸出了手扶了一把喻文州。
  “谢谢啊。”喻文州勾起嘴角,向黄少天颔了颔首,眼里包含着赤裸裸的笑意,温柔如水。
  黄少天觉得他的心跳不止漏了一拍,片刻之后又如响鼓一般砰砰作响。
  ……
  
  
  
  
  风沙之中,一个穿着斗篷的人隐匿着身形,借着满天的风沙悄然离城而去,砂砾之间摩擦的声音掩住了矛在地上拖动的声音。
  王杰希轻叹着气:
  “危险的人终于走了。”

————————————
喻总真jb帅……
手残转变成腿残√
【静悄悄表示这是个(咳咳咳咳)】
尺八的声音真的好听!!!!强推!!!
今天我打算二(咳咳咳咳)

评论 ( 4 )
热度 ( 13 )

© 陆景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