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景明

一个破玩儿手机的,全职/龙族/魔道
我也想成为袁隆平

【全职/多cp】《君何处》——负.乱世三

结果还要再写一章才能解决乱世篇【默
所以说为什么每一章的阅读量不一样啦……
阅读tips:
阅读tips:
①tag是君何处,欢迎翻阅前文!【阅读量不一样会让我强迫症发作
②负数表示前传,小数表示ova【或插叙】
③您的支持【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君】都可以成为我二更的动力
④新手写文请多指教
⑤设定是边写边设,大概低魔,不止低魔
⑥主喻黄双花,副cp可以自行挖掘
————————————
(五)
  果不其然,阳光的绚烂只有早晨的几刻,现在的天空灰蒙蒙的,黑压压的云逼迫得正在回城的黄少天和许博远两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可没有人在意这糟糕的天气,因为还有更糟糕的,示意着一切噩耗的血色信号。
  在这样压抑的环境下,两人只能埋头赶路,黄少天手中的鞭子已经抽得啪啪响,可在他的心中,这个速度还是太慢了,他恨不得在下一秒就抵达宗门。
  就在这样一个情况之下,黄少天十分突兀地开了口:“远,信我已经看到了。”
  还是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许博远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没有回应黄少天的这句话。
  “还有啊,再浓烈的胭脂味也遮盖不了你身上的血腥味。”黄少天的马往前跑的速度似是慢了一些,正好与许博远的并驾齐驱,犀利的声音穿过许博远的耳膜,在他的脑内回荡。
  可他依旧不言。
  “你不回答就是在违抗下一任宗主的意愿!如果在门中你这样分分钟被除名!”黄少天似乎有些恼火,前行的速度有些慢了下来。
  “魏宗主给了我可以违抗您意愿的权利,我有权不说真相。”许博远的声音毫无一切起伏,用最平淡的声音说出了这个惊人的权力。
  “怎么可能!”黄少天感到十分惊讶。
  “信函在我身上,如果您不信的话,我可以给您看看。”许博远的情绪依旧毫无波动。
  “好吧,不说也罢,”黄少天心知肚明,魏琛总会告诉他真相的,因为这一切不管是为了什么,事情结束之后,以魏琛的性格,可能在那一次夜谈中就说出来了。
  “许博远,快点。”他手起鞭落,胯下的马长长地嘶叫一声,瞬间就奔出一丈远。
  “是!”许博远应着,快马加鞭地跟了上去。
  一路尘硝。
  (六)
  马蹄嗒嗒嗒地穿过幽深的树林,古城的轮廓慢慢的浮现在两人的面前。
  古城硝烟弥漫。
  ——怎么回事?黄少天十分不安,又急急地抽了两鞭。
  “呲——”暗处传来声响,前方约莫四丈远的地方突然飘落了一片纸。 在纸方圆一周的地方无故起了一片火!
  黄少天很冷静,行到离那片火约莫一丈远的时候,他背后被布包裹的那把剑突然破空而起,犀利的剑锋伴随着一片寒气扫向了那一处,火瞬间熄灭,尽管他前行的速度慢了一些。
  暗处银光闪动,不知是谁撒手挥出了一片银针,银针悉数刺入了两匹马的腿上。
  “许博远!”黄少天喊了一嗓子,跳起落到了正好往回飞的剑上。许博远应声从马上跳起,黄少天伸手一捞握住了许博远的手,身下的马应声而倒。
  “啪,啪,啪。”暗处响起了几下很有规律的拍手声。那人如是说:“真不亏是蓝雨的少年剑圣,好一把冰雨。”
  “哟,这不是王杰希吗?”黄少天笑着说,“你的一把火符也是撒得漂亮,还有方士谦,毒不错呀那么快就把我的马给毒死了。”
  “彼此彼此。”树上突然站立了两道身影。
  “怎么你也出来云游了?”黄少天缓缓地降到地面,疑惑地问道。
  “因为我个把月前无意间通了一次天灵,发现几个星期后有灾,如是汇报给宗主后,我和士谦儿就被赶出来了。”王杰希振振有词。
  “我去你又通了天灵到底有没有依据啊有没有那么玄乎啊,算了不说废话快快快一起回城,城倒了微草蓝雨都要完。”黄少天挥手就唤冰雨飞向那两人站着的树枝,王杰希提手拿起了一直扶在小臂上的拂尘随手一挥接下了这一招。
  原本按照黄少天的意愿,他只是想斩断两人站着的树枝,所以也没用多大的力气,于是乎冰雨就这样被王杰希挥了回来。黄少天飞身上前接住冰雨就想继续用招。
  “明日才是归城的时辰。”王杰希十分突兀地说了一句。
  “我去王大眼儿你又那么玄乎,你那只大眼又通天灵了?说说你又看到什么物件。”黄少天似乎是很感兴趣。
  王杰希飘身降到黄少天面前,低头打量着这位少年剑圣,说:
  “天神之物虽不可告与汝等俗人,但看在你的面上,我也不想相瞒,我看到了一个,”他顿了顿,“一个艾斯比。”
  空气突然有些凝固,没有人想过怎么消除这份尴尬。过了一会,离黄少天有半步距离的许博远突然开了开口,问:“王卦师,敢问艾斯比是什么意思?”
  王杰希也没有料到打破沉默的是黄少天身后的一个女孩,怔了一下才回答道:“艾斯比是大秦那一处传过来的,是形容一个人脑子有点小毛病。”
  “噢——”蓝雨的两人捣头如捣蒜,毫无意识到王杰希的伎俩。
  “对了黄少天,你们蓝雨什么时候有女孩子了,还生得如此俊俏。”王杰希疑惑着。
  “我能不说吗。”黄少天在努力的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没那么可笑。
  “那,我们明日再回城。”王杰希扯开了话题。
  “你怎么通的天灵啊,神乎乎的。”黄少天凑了上去打量王杰希的眼睛。
  (六点五)
  王杰希这个人生来一点都不寻常。原本他家一支只是族里的一个很小的分支,开家族年会时都很难有位置的那种。
  但王杰希一出生就震惊全族。
  你见过一个婴儿出生两个月都没睁眼的吗?
  王杰希正是如此。他出生的日子十分平凡,长相也十分平凡,唯一不平凡的就是出生两个月不哭不闹不睁眼,引得族长也觉得十分怪异,遍查古稽都寻不到一个解释。只得找了一个良辰吉日的晚上,组长亲自上手硬生生地掰开一只左眼。
  一霎间,天地异象,天上的星辰瞬间失去了光辉。过了几息,天上星辰突然亮起!同时划过天际。
  在所有星辰都真正消失的时候,王杰希的右眼缓缓睁开。组长仔细打量这这个神奇的孩子,他的左右眼都仿佛包含了刚刚从天上坠下的星辰,被族长掰开的那只眼睛更是闪亮。
  只是左右眼不太对称罢了。
  咳……
  长大后的王杰希有了一个能够预知未来的能力,更能通天灵改变一些小灾祸。
  他家一支也因为他被组长提拔上小名。
  族里的人都骄傲地宣称这个孩子能给家族带来希望,在他 十二岁那年,族长亲自制作了一把拂尘交予他。
  名号灭绝星辰,取于那年异象。
  (七)
  黄少天只是打量了几息,就感到无趣,收剑回鞘,往古城方向走去。
  “明日才是回城的时辰。”王杰希跟在黄少天身后如是说。
  “切,你个大小眼儿还想管我噢,”黄少天不太爽,这都是火烧眉毛的时候了,这大眼儿还信他的预知,黄少天又不满意他走的速度,再一次召出冰雨,御剑而行 ,“远儿,跟上我。”
  “诶!”许博远笨拙地召出剑来,颤颤巍巍地站了上去,到他能飞的时候,黄少天已经飞出好一段距离了。
  此时一声凄厉的乐声响起,黄少天脚下突然浮起一个半径五米的阵图,数道黄光升起织起一个牢笼把黄少天困起。
  “什么人!”黄少天慌了,这是蓝雨术门的阵法,可术门是很难修的,那么大的阵图估计让魏琛来都够呛。
  “王卦师说得没错,明日才是回城的时辰啊,”一个穿着斗篷的人从暗处走出来,手上拿着一把尺八,大大的兜帽把那人的脸遮得只剩下巴,“我是什么人?”那人把兜帽摘下,露出了一个 人畜无害的模样。
  “少主?”许博远看清那人的脸,惊呼道。
  “蛤?”

————分割线————
一如既往的叨叨叨
没错这是一个低魔的设定,原本想好好的写江湖设定,结果发现全用剑又有点单调,就耗尽脑汁搞了个低魔。

这是一些科普
一丈大概是三米左右,但到底左右多少就懒得查了,四丈四舍五入个16米,王在16米外的地方点了个火,黄在离火4米的时候才出剑,再算上马的速度你觉得少天儿的反应是不是特别快!
我老公就是我老公。
咳——
关于王杰希的大小眼来历要感谢一个小伙伴,给她笔芯送花花! @m...f
结果写得太多飚到了两千六字【默
tag订阅 君何处

评论 ( 2 )
热度 ( 3 )

© 陆景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