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景明

一个破玩儿手机的,全职/龙族/魔道
我也想成为袁隆平

【全职/多cp】《君何处》——负.乱世二

乱世篇应该还有一章,明天应该能出来
阅读tips:
①tag是君何处,欢迎翻阅前文!【阅读量不一样会让我强迫症发作
②负数表示前传,小数表示ova【或插叙】
③您的支持【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君】都可以成为我二更的动力
④新手写文请多指教
⑤设定是边写边设,大概低魔,不止低魔
⑥主喻黄双花,副cp可以自行挖掘
——————————————————

(三)
  许是昨晚下了一夜大雨的缘故,第二天的阳光与蓝天都有些清澈,阳光徐徐穿过雕花的木窗,肆意的撒在15岁少年的睡颜上。
  此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大大大大事不好了!!!”店小二的声音划破长空,直捣向黄少天的耳朵,愣是把熟睡中的他给闹醒了。
  “何事!”他一个鲤鱼打挺起了身,看向正在梳妆的许博远,却一秒破了功,“怪不得你每天都比我早起啊哈哈哈哈!你这样真的好妩媚啊!” 
  此时,正在梳妆台前画眉的许博远被吓得手一抖,在眉毛上画了条蛇,他吞下怨气,在一旁拿过手绢,在眉毛上用力的蹭了几下,把眉重新画了。
  “少宗主你去洗漱吧,我下去看就好,”许博远在盒子里挑了一支发簪,细细地把头发盘起,穿上绣花鞋,在桌子上拿起一件斗篷披上,像是逃离一般跑了下楼。 
  等等……逃离?
  ……
  “这人在哪学的易容术啊。”黄少天一边不爽地哼哼着这个他从认识许博远就开始焦虑的问题一边穿上黑色的外衣,眼睛无意间扫了一眼窗外。
  阳光似乎有些黯淡了啊,又要下雨了吗。
  (三点五)
  几乎全宗门的人都知道许博远是魏琛从一个旮旯捡回来的,但具体在哪个旮旯,魏琛不愿意说。作为魏琛的亲传弟子,好奇心爆棚的黄少天总是拽着师父问这个问题,于是乎在第二天,无论师兄还是师弟们都会见到黄少天在皱着一张脸硬咽下一碗的秋葵。
  而且许博远对这事也是缄口不言,黄少天死缠烂打问了3年都没问出个所以然。许博远的身世也就这样成了宗门的谜团。
  原本按照黄少天和许博远那个八竿子都打不着的身份差距,黄少天对许博远的认知除了许博远迷一样的身世,其他一无所知。
  直到一周前魏宗主神神秘秘地传唤来两人,在黄少天和方副宗主面前正式宣布许博远是黄少天的家臣,这两人才有一次算得上是正常的交集。
  然后魏宗主又喊下许博远留在房间里促膝长谈了一晚上,第二天天刚亮,就嚷嚷着把他俩“赶出”了蓝雨,让两人“出去看看世界”。    紧接着一个女孩就从房里出来,黄少天刚还在纳闷蓝雨什么时候有女孩儿的时候,又看到她认认真真地朝着黄少天鞠了一个躬,樱唇一张一闭,用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声音说了一句:“少宗主,我是许博远,以后的日子多多指教。”
  黄少天的世界被许博远的模样吓得支离破碎,拼都拼不回来的那种,十五岁就有了“少年剑圣”名号的黄少天被吓得硬生生定格在门前许久。
  “走啦天哥。”许博远轻笑着,提着裙子小跑几步到黄少天跟前,拍了拍他的头。
  嗯,用的男声。
  黄少天瞬间对许博远的认知刷新出了一个新高度,更认为许博远的存在让蓝雨的男女比例变得没那么岌岌可危!
  咳……
  (四) 
  正当黄少天在乱七八糟地胡思乱想的时候……
  “天哥!快下来!”女孩儿的急促脚步声夹杂着主人慌张的声音在楼下由远而近的传来。黄少天心神一凝,怕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了,不然按照许博远的心性,是绝对不会那么慌张的。
  “哎——来了!”于是黄少天喊了一声,拎起桌上被黑布包裹着的冰雨就往下冲。
  然后出门就和许博远撞了个满怀,许博远往前的冲力比黄少天的大了些,直接把黄少天扑倒在地,扑在黄少天怀中的许博远脸色紧张,仿佛见到了什么能带来噩耗的玩意儿,急急地喘着粗气,黄少天见状,把许博远从怀中扶起,两人艰难地站起。许博远张了张嘴,又闭上了,过了几秒后,许博远才促促开了口:“少宗主,呼——呼哈,是,是是是血色信号!!!”
  “什么?!”黄少天给许博远顺气的手停了下来。
  血色信号代表着灭门,屠城,或者宗主死亡,反正就是一切最恶劣的结果。
  黄少天感觉他的呼吸连同着这个消息一并变得急促了,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的,他的胸脯一起一落,几息过后,他牵起许博远的手直接运起轻功,几个起落便落到客栈的门口。
  只见客栈的门上被人绘上了一个由六芒星和一柄剑组成的符号,图案还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用血绘制成的没跑了。
  “报信者呢?”黄少天看向了许博远。
  “不知道——这就是店小二看到的景象,我问过他了,除了这个符号,一无所有。”许博远回以眼神。
  “小许,我们回城吧。”
  “收到。”

————分割线————
感觉自己写出了黄河的感觉emmmmm
一千五的字数也是这章的极限了
tag订阅君何处
以后有小数的就是类似于ova这样的emmmmm

评论
热度 ( 1 )

© 陆景明 | Powered by LOFTER